邶氏宋河

宋河。長谷部。小太陽。
什麼都寫。什麼都畫。
雜。亂。湊合。
慢。要人死命催。
等日月再轉,積雪成川.
願你一世安樂無憂!

【原创】《十五冬》by宋河 章回七

Chapter.7

军训的最后一天是户外拉练,高一的新生都去爬当地的石轩山。
就石轩山那么段山路,何天曦也能走得歪歪扭扭,还闹得险些摔倒了好多跤。
理所应当的,掉了队。
本应在最前面领队的国旗班的姜峤穿过了年级十八个班陪她一块儿掉队。笑得很耀眼,一脸的幸灾乐祸,故意在她面前保持着一段不长不短的距离,还不停地嚷嚷,“何天曦,快点!”
她也不知道是被他气到了还是真的体力差,最后索性坐到了石头上没好气地瞪着他,“你能走你先走得了。”
他往上走了一级台阶,转过身来,将手伸到她面前。
他看着她惊诧地抬头,俊秀的脸微微有些发红,但眼神好认真好认真,“我牵你走。”
她呆呆地看看他又看看他的手,最后将手轻轻地,放入了他的手心。
他的手已经有了男人的味道。宽大、厚重,刚好可以将她的手在他的手心里稳稳地包得严实。两个人的心都跳得厉害,顾不上说话。
很多年以后的何天曦回首看这一段时光,记得最清楚的便是这一天。十五岁的何天曦将她的手放入了姜峤的手中。他牵着她的手朝山顶走,仿佛可以走到世界的、生命的尽头。
到了山顶,他们望着宛若蝼蚁一般的矮小的房子,依旧半晌没有说话。最后是她打破了沉默,“姜峤你很会爬山。”
他却因为她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登时来了兴趣,“我没和你讲过吗?我将来要当一名优秀的登山队员。总有一天我要攀一次珠穆朗玛峰... ...”他兀自滔滔不绝的讲着,眉宇之间尽是年少间的飞扬,写满了姜峤的鸿鹄壮志。
她静静的听他讲,脑袋里全是他们一起看的第一场电影——她为了迁就他看了那部他念叨了很久的超棒的电影。结果是一部登山的纪录片。他看得津津有味,她却险些睡着。
他讲了好久才发现自己仍牵着她的手,她似乎也发现了。两人心照不宣地再次保持了沉默,可谁也不愿再撒开对方的手。
她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确切来说,这件事她一直没有忘记过。
“姜峤?”她轻轻叫他的名字,在得到他的低声回应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好像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姜峤,你还记得我中考之后要给你一个答复吗?”
那边的少年轻轻“嗯”了一声,声音竟是异常沙哑,“我以为你忘了。”
“是我以为你忘了,”她顺着两个人牵着的手转了一个微小的弯,姜峤也转了过来。
她强迫自己望着姜峤的眼睛,说话声音很小却无比清晰,一字一句叩击着少年柔软的心脏。
“我喜欢你,姜峤。”
没有任何多余的字眼。但这个回答他已经想了很久了。
整个世界仿佛都缄默了。所有的介质似乎都被抽离,他们的世界里只有彼此。
他只看得见她,她亦只看得见他。
渐渐听见的只有彼此交响的心跳与少年洁白的衬衫鼓动风的温柔声响。

【原创】《十五冬》by宋河 章回六

Chapter.6

两个人在一块儿疯玩了一个月后,在八月份两人又投入了书本为了准备近在咫尺的入学考试。
最后两个人挤在人群中看着他们的名字分到了哪个班。
她无奈地向他笑笑,他也苦恼地摊摊手。
她在(11)班,他在(18)班。
 
高中自然是由军训拉开帷幕的。
何天曦一直不擅长体育,一场军训下来整个人又瘦又黑。
但姜峤不一样,军训的毒辣阳光与艰苦训练根本对他构成不了什么影响。第一天就被选入了国旗队。有时晚上整个高一围成一个大圈,他也可以抱着吉他,对着温柔的夜空唱着安静的情歌。
整个高一都知道了重点班(18)班,有个叫姜峤的男生,人长得帅唱歌也不赖。女生们连同着原来初中的女生组成的新的“姜峤迷妹团”丝毫不比旧的逊色。
她会留意他身边层出不穷的女孩子。林葵与他现在又分到了一个班,他们俩的缘分似乎永远用不够似的。
上学那会儿何天曦剪的短发,特乖巧的那种,额前的碎发都规规矩矩地用塑料卡子夹在一侧,不太敢像其他女生那样披散着辛苦留长的头发或是烫出一朵朵美丽的梨花。
所以她特介意、特嫉妒林葵。那天他们谈笑的样子好似刻在了她脑子里,赶也赶不走——林葵笑盈盈的看着他,一头长发飘在腰际,活像中国工笔画中泼墨写意的河川。
还有初中毕业典礼上他们俩那个吉他与钢琴的合奏,她穿着一袭白裙子坐在钢琴边,那头夺目的头发便自然服帖地勾勒着她脊背姣好的线条。
还有楚玦,以及那么多那么多优秀的、美好的、才华横溢的女孩子。
她晚上一个人对着自己房间的镜子看了半天——镜中的她太单薄了,一点也没有言情小说里写的那种少女优美的线条。因为太瘦了,眼睛占据了那张小巧的脸的大部分位置。细小的双眼皮嵌在了眼窝中,秀气的眉毛拧成郁结,盯着镜子外的自己发愁。
她想起了初中那天的下午以及自己还没给出的答案。想起了新的环境以及平凡的自己。
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那个答案。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不需要了。
何天曦再次迷茫,她不知道那天的“喜欢”在现在的姜峤心中是怎么想的。他知不知道现在的何天曦非常想告诉他那个答案。
非常想。

【原创】《十五冬》by宋河 章回五

Chapter.5

那天晚上破天荒的上初中后两人第一次一起回家。
姜峤身边没有别人,何天曦没有逃跑,两个人笑着闹着仿若孩堤直至尽头。
到了他家门口时,他又轻轻扯住了她毛茸茸的帽子上的耳朵,注视着她在黑暗中的眼。
“你是准备考一中的吗?”
她几乎没有犹豫地点头。
少年的眼中满是踌躇壮志。“何天曦,你希望我考上吗?”
她迎上了他的目光,慢慢地重重地点点头。
姜峤笑了,发自内心的笑,笑得露出了那颗尖尖的虎牙。在她转身的刹那,又听见姜峤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何天曦,今天跟你说的事情,等中考之后再告诉我你的想法,但是不准忘记。”

在初中最后那段时间的姜峤好似真的没有那么散漫,篮球场上再也没见他的身影。
倒是经常去图书馆,但是不和她坐在一起。一般坐在她后面的那张桌子上做着历年来所有的试卷,演算满一张又一张的稿纸。
有时也会去拜访何天曦的家,享受何阿姨久违的嘘寒问暖与盛情款待——但不再为了抄何天曦的作业,反而会拿着英文题问她去捡起曾经不好好学习的语法。
在离中考的最后几个月中,她翻翻姜峤近期几次的月考成绩条。她不禁多打量了几眼姜峤正在苦苦钻研题目的侧颜。
可能姜峤就真的是那种青春小说中的男主角吧。没有什么事情是他想做却做不到的——五门考试除了语文比较差,其余的单科排名都进了年级前五十,就连曾经使他非常头痛的英语也有了出色的意思。
——那些内敛却又耀眼的光穿透了血液穿透了血管穿透了皮肤,永恒地烁熠。
“你现在的成绩已经可以上一中了。”她望着他。
他从题目中抽身,桌上的橘色的台灯在他脸上温柔地切割着明晦。他用手中的笔轻轻点着她夹在桌板里的成绩条上那个耀眼的“1”。
“但是要追上你,”他刻意将这几个字咬得重,似乎很得意地看着她带着赧意的笑,“但要追上你,还是远远不够的啊。”
说完脸上又浮现了那种姜峤式的笑,转身投入题海中,拿着何天曦选出来的的作文背了一篇又一篇。

中考考完后他们约在一块查的成绩。
她全市第七名,他竟然跻身全市前五十。
他握着查分的话筒朝她笑,“你希望我考上,我一定可以!”
她也笑,由衷地为他高兴,也替自己高兴。
她看着他的笑脸想起了半年前的学校的天台。
那个问题的答案她其实早都想好了,压在心里浅浅的地方似乎快要喷薄而出。
但最终,他没问。
她也没有说。

【原创】《十五冬》by宋河 章回四

Chapter.4

当何天曦看见放学后姜峤竟然没去打篮球反而守在她们班教室外时,她觉得姜峤可能是疯了。
她下意识地蹲下躲在桌子后面不让姜峤发现自己。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后,她偷偷看见姜峤拉住了楚玦。
“你知道何天曦在哪儿吗?”
楚玦声音里的失望是怎么也隐藏不了的,她向教室里面望了一眼,“不知道,可能回家了吧?”
直到外面的声音都消失殆尽之后她才慌忙地站起来往家里赶。
后来何天曦自己回想起来也觉得可笑,可笑自己那时候明明还是很想见姜峤却还是那么固执地、别扭地躲着他。她上学时如果看见姜峤站在巷子口便会马上转身绕另一条路;除了上体育课和跑操,何天曦再也没有去过操场;走廊上远远看见姜峤瘦颀的身影便转身就跑。纵使姜峤有百般能耐,也再也没能找到何天曦。
在姜峤在图书馆堵住何天曦的那天下午,整个图书馆都沸腾了!
“姜峤迷妹团”的女生们看着自己的姜峤竟然也有热爱文学的一面——操场上头一回冷冷清清,图书馆的老大爷也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多人。
当何天曦看到姜峤的时候,他已经走到自己面前了,夹带着无数双藏在书架后的、那些未曾翻过一页的书本后的目光,以及一些不明所谓的切切查查。
何天曦淡淡看了一眼夹起书就走人,但天知道她真的没有看起来那么淡定。她甚至已经不敢想象那些女生现在把她当了个什么角儿了。
姜峤长臂一伸扯住了何天曦毛茸茸的套头衫上的毛茸茸的耳朵,无视何天曦转过来的气急败坏的脸,就这么一路把她扯到了天台。
“何天曦,那天晚上你为什么要跑?”
她气急反笑,觉得没有什么装傻的必要,“我又不是个木头,你冲我发脾气我还不能走?”
他回想那天晚上,深吸了一口气,“发脾气是我的不对,但上次我和你打招呼你转身就走呢?上上次我提出帮你忙你几乎没有理我呢?”他一口气举出了好多个“上一次”,甚或追溯到了很久以前的那一次拍墙灰,“这些你又怎么解释呢?”
他盯着她,看着她的不知所措叹了口气,“何天曦,难道你没有发现吗?自从上了初中以后,咱们之间很少见面,或者说——”他稍稍偏了偏头,斟酌了一下更好的措辞,“似乎用毫无关联更贴切吧。”
“现在我搞不懂你,何天曦,我多么希望你可以和其他那些女生那样,那样至少我可以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来弄清楚她们到底在想什么。”
“但你偏偏不,何天曦,你偏不。”
她忽然觉得很滑稽,“你真的没有必要弄清楚我在想什么。”
他笑了,眼睛好无奈表情很严肃,一副豁出去的样子,“但我喜欢你啊,何天曦,怎么会不想弄清楚你在想什么呢?”

【原创】《十五冬》by宋河 章回三

Chapter3.

几乎是没过几天的。楚玦就将一封淡粉色的信笺递到了何天曦面前。
何天曦惊诧地抬头,看着坐在自己桌子一角的最近漂亮的有些过分的楚玦。
楚玦散下了平日里束着的头发,唇上还点了几点隐秘的唇彩,此刻正用另一双没有拿信的手绕着头发玩儿,乌黑的头发异常服帖地缠在她的手指。
“你不是认识姜峤吗?”楚玦对上了她的目光,没有丝毫的羞赧,十分轻松地晃着荷叶裙下的退,露出了那双新买的玫瑰色的鞣皮鞋。
“你帮我把这个给他,”她晃了晃手里的信封,一股浓浓的花香从信中旋至何天曦的鼻腔。她下意识的接了过来,皱着眉头看着信封上那个龙飞凤舞的“致姜峤”以及那一排排夸张的爱心。
她抬头望向楚玦,“需要帮忙说点什么吗?”
楚玦似乎听到了什么十分好笑的事情,捂着肚子坐在何天曦桌上笑个不停。
“不用啊,信里都写着呢,你帮我送到就行。”
她拍拍她的肩膀,从容地跃下她的桌子。

她没有勇气直接到他的班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楚玦的信送给他。她生怕别人给她冠上“姜峤追求者”的标签。她害怕自己在别人眼中也是那个肤浅的队伍里的一员。
虽然她知道自己本质上和他们并没有什么区别。
她有时会和她们一起去操场看他打球。却不似其他女生一般拥在篮球场边的那条窄窄的白线那儿看,为场上控球的英雄声嘶力竭地呐喊。她总是一个人坐在最外围的看台上,有些躲闪的,好似不愿让人看到她目光里的流连与会焦。手里总是捏着一瓶矿泉水,从冷到染上她手心里的温热再到冷,却总也送不出。

晚上吃完饭后她找了个借口偷偷溜了出来,拿着本英语书蹲在巷子口等姜峤。等到天都快要黑了才看见姜峤瘦高的身影斜挎着包拍着篮球出现在巷子口。
她慌忙站起却因为蹲久了脚麻而险些没有站稳。姜峤发现是她连忙跑过去扶了她一把。她的心脏如复苏般砰砰砰砰跳个不停。
姜峤不知道为什么笑得好开心啊,眉梢眼角都在笑。“何天曦你蹲在这里等我吗?”
她低着头不愿意看姜峤的眼睛,她将自己的胳膊从姜峤手中轻轻抽了出来,从英语书的一页中抽出那封粉红色的信,送到了姜峤面前。
终于她抬头迎上了姜峤,他带着猜度的目光看看信又看看她,“是你给我的... ...?”
她仓皇地打断了他未说完的话,“不是我!你认识我们班的楚玦吗?就我们班最好看的那一个,头发长长的,眼睛大大的... ...”当她还在想着如何描述楚玦时。轮到姜峤打断她了。
“不认识。”
她张了张嘴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暮色中少年的脸难辨表情,但其中隐隐的怒气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
何天曦看着那双生气的眸子穿过了所有晦暗瞪着自己,忽然就感觉到一阵委屈,低着头说了一句“不打扰你了”便向家跑去。跑过拐角便开始掉眼泪,心里一边骂自己软弱一边骂姜峤混蛋有什么资格冲自己发脾气。
也不知道姜峤看不看得见,她慌忙放下了正准备抹眼泪的手,任由眼泪浸湿脸颊再被晚风吹得生疼。

【原创】《十五冬》by宋河 次章

chapter.2
上了初中之后的姜峤整个人都变了。
何天曦觉得。
可能是两个人不在一个班也不在一个走廊,放学后姜峤要打篮球所以回家也很晚了的缘故。
何天曦再一次见到姜峤已经是不知道多久之后了。
那是十月末的一天,天气已经微微有些凉了,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与身边的一个女孩子边说边笑着从走廊那一头走来。
姜峤感觉在一个瞬间个子就蹿高了好多,整个人显得愈发清瘦,校服裤子的裤管空荡荡的,露出了一部分脚踝。原本那张令人生厌的脸竟然意外的有那么一点英俊的意味了。
似乎就在这么短短的一个月内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连带着姜峤。那些顽皮诡谲全部统统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飞扬裹挟着青春的气息。
他身边的那个女生何天曦依稀是认识的,姜峤他们班的团支部书记林葵。她鬓角的几根不太听话的头发勾勒着她姣好的面容。这个女生干净美好到连校服衬衫掖在腰侧的褶皱都显得那么服帖。她仰起头迎着姜峤的目光笑,画面说不出的动人。
她还在想不通为什么的时候,她已经那么做了——她紧紧贴着另一边的墙壁匆匆往前走,也不管衣服上蹭了多少墙灰。
唯恐惊扰了他们似的。
但他还是看见了她。尽管她用尽全力去掩藏那个平凡的自己,他还是看见了她。
“何天曦?”他叫。连带着那个女孩子一同向她跑来。
“最近都没怎么见到你了... ...”他们竟然像模像样地聊起天来,他忽然瞥见了她袖子上的墙灰,一面讨论着对方的近况,一面自然地伸手想帮她拍掉。
但当他的手刚碰到她的胳膊时,她竟然连寒暄的力气也没有了。她慌忙缩了缩胳膊夹紧了书,敷衍似的说了声再见,低着头向前方跑去。
她回到班上后心竟然剧烈地跳个不停,不知是跑了那么长的一段路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
一直站在窗边的那个叫楚玦的女生兴奋地跑到了她的桌前,“何天曦,你认识姜峤吗?”
她有些吃惊他竟然这么有名气。
她笑笑,“小学同学而已。”
当她发现周围的女生都交换着目光,只因为姜峤这个名字。
她才发现恍若隔世。

【原创】《十五冬》by宋河 首章回.

首.

何天曦都快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认识姜峤的了。
两个人从六岁起就住在一个院子里,小学一个班。
至少那个时候的姜峤和其他的皮小孩是没有任何区别的,甚至还变本加厉些。满脑子都是玩儿与捉弄女孩子。经常把班上的女生气得哇哇大哭。
姜峤妈妈因为这个事儿被请到学校来过好多次,每次又只能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把姜峤打得哇哇直叫。
但姜峤从来不欺负何天曦,从来不。
因为姜峤每天晚上都要以借着找学习委员何天曦问题目去享受何阿姨的款待与抄何天曦的作业。
何天曦先开始是不愿意把作业给他抄的,纤细的胳膊倔强地挡住作业本。
但姜峤不管,他直接将下巴搁在何天曦的手臂上,一面开始将算术答案誊在自己作业本子上。
何天曦当时便一震。但姜峤没管那么多— —毛茸茸的脑袋在她的手臂上移来移去。直到抄完算数又抄了英文抄了一天又一天也没有发现为什么何天曦现在允许他枕在她手上抄作业了。
在小学毕业前的那天晚上,姜峤将头枕在何天曦手臂上抄完了作为小学生的最后一门作业之后并没有将脑袋移走。
他将头上扬了一个美好的角度,望向近在咫尺的她,两人隔得太近了啊,彼此的呼吸彷佛都闻得到。他看着她的眼睛缓缓开口,声音非常轻非常认真。
“何天曦你对我真好,别的女生都讨厌我,巴不得离我越远越好,但你却还给我抄作业。”
他笑着,看着她微微发红的脸露出那颗尖尖的虎牙。

【原创】《十五冬》by宋河 初章.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鼓起勇气再来到这个地方。
距上次来这个地方已经有十五年了。
这点她记的很清楚。
她站在雪地里,默默从靠近心口的口袋中摸出了一张叠放的整整齐齐的信纸。信纸有些泛黄了,透着一股子柔弱劲儿。她甚至觉得她的手若是抖得再厉害些,信纸便会支离破碎了。
终于她打开了那页信纸,深深吸了一口雪域高原的冷冽的寒风,从开头往下读。
看到信头熟悉的笔迹时,眼前却蒙上了一层水汽,使她看什么也看不清了。